琴噬

此人文渣
想着出人头地
酒茨不拆不逆
瑞金不拆不逆

感觉这个电影意义还是挺大的
女主的身体也是如此与众不同
也与正常人与聋哑人情感问题提及了许多
这世界上的人,都希望能被温柔对待
画风我也很喜欢
这种题材非常的少见
希望能不同凡响

这就已经很清晰明了了
有了这个就不要再乱ky了
好吧?

[瑞嘉]换个身份来爱你1(幽灵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学会改好人名了啊这可爱的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卡卡啊哈哈哈哈哈哈

好好学习:

……


十一年前的约定:



新文,文笔差,不喜勿喷




——————————————————————




尖叫声啊,呼救声啊,鸣笛声啊,总该有点什么声音吧。

嘉德罗斯睁开眼睛,周围是一片寂寥的黑暗。身下的触感柔软而冰冷,他用手指触了触,认出了那是巴士车的车坐垫。压在肘弯上的铁管嵌入皮肤,他试着动了动手臂,并没有想象中的剧痛传来。

巴士车大抵是翻在了隧道里,应急灯的灯泡已经碎裂,整个车厢昏暗漆黑。少年在一片狼藉中摸索到自己的鸭舌帽,他将它扣在头上,挣开了安全带。行李架已经坍塌,他只能在粘腻腥臭的液体中爬行,他不敢去想象那些散发着腐臭的东西都是什么,单是触摸它们,他就感到了胃里的一阵翻江倒海。万幸的是,驾驶室的门并没有锁死,嘉德罗斯的双手扳住门阀扭动着,随着门板与铁皮之间拉开了一条不宽不窄的缝隙,清新的空气伴着缕缕幽光一起,取代了无尽的死寂。

人们的议论声,救护车的鸣笛声,还连带着相机被按下快门的咔嚓声。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拨开围观的人群匆匆凑过去,嘉德罗斯小心翼翼地踩着残缺的台阶从车厢内走出来,一眼便看到了被他们围在中央的那具尸体。

不,亦或者说,他看到了他“自己”。







劫后余生的第一眼就是自己的尸体,换做以前,嘉德罗斯可能会嘲笑叙事的人异想天开,可如今风水轮流转,当事情真真正正发生在了他自己的身上时,他却开始变得不知所措,一改平时冷静自若的态度,他几乎是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他看见戴着口罩的人在对自己做着人工呼吸,一次又一次的心脏复苏都没能激醒失去了意识的男孩,心电监护仪上的频率是一条笔直的直线,机械发出了刺耳单一的音调。医生摇了摇头,从车子的后备箱中抽出了一张白布。

“嘉德罗斯!”

那张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脸颊被掩盖的前一秒,身后突然传来了呼唤声,而几乎是在这声叫喊出口的第一个瞬间,嘉德罗斯就辨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格瑞从刚造成了车祸的隧道里跑来,径直略过了他,停在那具尸体身边。

我是谁?

嘉德罗斯抱着双臂,只觉得空气都在这一刻变得清冷稀薄。医生停下了正在拉动布料的手,眼睁睁地看着格瑞机械地迈着步伐,一步一顿,不可置信地望着男孩惨白泛青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隔着数米都能感受到格瑞从身体中迸发出的怒火,他情不自禁地走过去,想要像以往那样拍拍那人的脊背作为安抚,指尖触到布料的刹那间,他的手掌却直接从格瑞的胸口中穿了过去。

嘉德罗斯立刻缩回了手。掌心连带着手臂都变得有些透明,转而又缓缓恢复了原状。格瑞扯住医生的衣襟,似乎无法接受“交通事故”这一苍白无力的说法作为解释,他的音调猛然提高,激愤而不可置信的质问声随之传来。

我是谁?

这个一闪而过的问题再一次浮现在了脑海中,嘉德罗斯低头看着自己的指节,怀疑的眼神仿佛是在审视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右手的中指上还有因常年握笔而积起的厚茧,他的手指骨节分明,校服干净得体,与白布下那具全身沾满了血污、而又狼狈不堪的尸体完全大相径庭。

他低低地叹了口气,明知道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比灵魂更加低微的亡灵,但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算了吧,格瑞。”

奇迹就是在那一刻发生的。

格瑞突然停下了动作。

他攥紧的双拳硬生生在半空中止住了步伐,抽气声戛然而止,嘉德罗斯看着格瑞一帧一帧地转过头,那双锦葵紫的眸子里包裹着怒意,其中掩藏了一丝微若罔闻的庆幸。

他向着他的方向伸出手,他的指尖穿过了嘉德罗斯的肩膀,嘉德罗斯愣了片刻,试探性地又叫了一声:“格瑞?”

格瑞显然是捕捉到了,手指一僵,接着就转头循向了声音来源。

四目相对。

他说,“嘉德罗斯,你在这里吗?”







在一个小时之前,嘉德罗斯还只是嘉德罗斯,并不存在什么幽灵与否。他和大多数备考的初三学生一样,在午休时间踏上了这辆巴士。车上的空座位不少,本着要看书复习的理念,他挑选了一个靠窗的单座。

手机开机时,系统提示中跳出了格瑞发来的短信,大致是问他几点放学、中午要吃些什么,他低头想了想,在文本输入栏打入了一贯的答案。

而那场事故发生时,他也仍然在打字。

轮胎擦过护栏的声音像极了指甲刮过黑板,刺目的探照灯透过挡风玻璃投射进来,他眯起眼睛,一根突然破窗而入的钢管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

染着血的手机滑进了座位的缝隙,车厢内猛然陷入了沉静,隐隐有女孩子啜泣的声音传来,嘉德罗斯的眼前因剧烈的疼痛而发黑,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他连抚摸伤处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不敢保证那些哽咽的声音究竟是不是幻觉,血液停滞的冰冷让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马上就会死在这里。

求生的欲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烈,面对死亡的恐惧也没有让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温热的液体从皮肉与钢管的贴合处涌出,打湿了他的校服上衣。血液的流逝使得他指尖麻木冰冷,原本紧攥着的拳头也逐渐没了力气,五指自然地张开。在一片黑暗中,他无法判断自己的周围是否有活着的人,自己加粗的呼吸声在安静的环境里异常明显,嘉德罗斯动了动肩膀,随之涌来了一股疲惫的倦意。

睡吧。

胸口的疼痛开始减弱,沉重的身体也变得轻松。他本能地闭上眼睛,任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困乏吞噬了意识。耳边的嘈杂逐渐淡去,就连吸气的声音也慢慢变得微乎其微。

他被压在铁管下的手指动了一动,像是想要徒劳地抓住什么。指节向手机的方向游移着,阴郁晦暗中,还泛着荧光的手机屏幕显得十分扎眼。食指的指尖终于触及了温度未褪键盘时,他的手指猛然抽搐着,很快就瘫软在垫子上,再也没了知觉。
  




未完待续。


【瑞金】靠牛奶成功上位的格瑞

★ooc有
★莫名的脑洞
★替好友发尬文@
      以上
  

      “凯莉,你说我要怎么才能向金告白呢?”格瑞的眼睛不自然的望向别处,嘴角却不住的微微上扬,耳根悄悄的红了。
       “十根棒棒糖,没得砍价。”凯莉一脸看穿一切的坏笑
,正准备想格瑞坑一把棒棒糖。
        格瑞似乎早有准备一样,手一伸,几根棒棒糖就出现在了手上。
       凯莉一笑,偷偷的向格瑞说明了自己的计划。
       次日早上,凯莉早已在绑架了广播员,坐等格瑞准备好。
       一会儿,凹凸学院的各处已回荡着凯莉的声音。“三年二班的金同学,三年二班的金同学,你的老公格瑞给你带了一瓶旺仔牛奶。”(金是15岁,刚好是上初三,是不是很巧😂)
       “哇,你老公好爱你啊!”紫堂幻一脸羡慕的说。
        “我的老公?不管了,反正有牛奶!”金开心的走下楼。
        “啊,格瑞是你啊!真的是太喜欢你了。”金冲向格瑞,紧紧的抱住。
          格瑞脸微微一红,松开金,把脸转去别处“金,以后我的牛奶都给你喝!”
          “啊,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啊!”金笑着说似乎一点也没有听懂格瑞话中的深意。
         格瑞嘴一抿。
         “笨蛋。”
         格瑞拉开瓶封,请抿一口,直向金的唇吻去。 格瑞沉醉在金柔软的唇,过了好一会才松开,脸上一阵红晕。。
        “哎呀,格瑞,我都快喘不过气了”金大叫道。“但牛奶真的好甜啊!”金舔了舔嘴唇,这对快控制不住的格瑞是一种很大的诱惑。
       “你可真是个笨蛋!”格瑞再一次吻向金,这一次可比上一次热烈多了,双舌交织在一次,缠缠绵绵,吻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把金抱回了家。
     后面的事情请自行脑补!

     

咳咳画的很尬
前几天半夜摸咸鱼
只有头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人体什么的简直就是……
捂嘴

喵金最最最可爱惹!
其实穿的是女仆装……【画的什么鬼玩意】
是凯佬怂恿金穿上的女仆装
穿完之后金觉得自己莫名适合女装!?
没错金就是女装大佬【×】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我每天都在努力让瑞哥不再禁欲

广州yaca漫展返图
壮我大瑞金嘿嘿嘿

画的很烂的金和金·女装大佬
但是我会慢慢加油的
五分钟咸鱼系列
我最爱的金小天使
最后私心tag瑞金
求别打我

咳咳尴尬的幼儿园paro
还有一个幼儿园画风
一个小小的脑洞
写字画画不好欢迎建议
我爱瑞金嘻嘻